<rt id="oaccc"><small id="oaccc"></small></rt>
<acronym id="oaccc"></acronym>
<acronym id="oaccc"></acronym><acronym id="oaccc"><small id="oaccc"></small></acronym>
<acronym id="oaccc"><optgroup id="oaccc"></optgroup></acronym>
<rt id="oaccc"><small id="oaccc"></small></rt>
<acronym id="oaccc"></acronym>
?

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

中国建设报社主办

大资源平台 ■ 大数据高地

查找

聚是一团火 散为满天星——分类引导建设各具特色、富有活力、宜居宜业的现代化县城
2022-05-25 22:00:18    作者:孟延春

县城是我国推进工业化城镇化的重要空间,是我国城镇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城乡融合发展的关键支撑和纽带。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新型城镇化建设特别是县城建设工作,党中央、国务院多次作出重要部署。

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政府投资重点支持包括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新型城镇化建设、重大工程建设的“两新一重”建设时,提出要大力提升县城公共设施和服务能力;2020年5月2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关于加快开展县城城镇化补短板强弱项工作的通知》,聚焦县城(县政府驻地镇或街道及其实际建设连接到的居委会所辖区域)及县级市城区(市政府驻地实际建设连接到的居委会所辖区域及其他区域),兼顾镇区常住人口10万以上的非县级政府驻地特大镇,要求各地区将公共服务设施、环境卫生设施、市政公用设施、产业培育设施4大领域共17项建设任务作为建设重点。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国家“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2022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均明确提出,推进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不仅强调了“推进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还指出“县城是我国城镇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城乡融合发展的关键支撑,对促进新型城镇化建设、构建新型工农城乡关系具有重要意义”。城镇体系既是国家或地区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客观产物,又是国家推动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空间组织形式,是在全国范围内以中心城市为核心,各种不同性质、规模和类型的城市群、城镇、村落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区域空间体系。早在“十一五”规划时就已明确指出“把城市群作为推进城镇化的主体形态”。《中国县城建设统计年鉴-2020》显示,我国共有1479座县城。这些县城分布广泛,覆盖我国广大的国土区域,是我国城镇体系的重要结点,是推动我国新型城镇化均衡高质量发展、推进乡村振兴的重要前沿阵地,是城乡融合发展的重要纽带。县城承接城市群、大中小城市社会经济辐射力的影响,又承载着县域腹地集聚发展的引领作用,是城乡发展与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结合点。

在我国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上,要想建设各具特色、富有活力、宜居宜业的现代化县城,必须从科学引导县城发展方向、壮大特色优势产业实力、吸引人口劳动力聚集、完善基础设施支撑体系、保护历史文化和环境生态体系等方面,大力提升县城发展质量。为此,要积极研究县城发展的关系和探索创新发展模式。

县城是城镇体系复杂巨系统中的构成结点之一,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要处理好以下两种关系:一是县城与大中城市的关系。在城镇体系中,县城是大中城镇体系的组成部分,受到大中城市的影响和辐射。因此,县城的建设发展应能融入大中城市覆盖的区域空间体系中,共同形成价值链、产业链、供给链相融合的经济区,进而构筑生产生活地域共同体。二是县城与县域的关系。县城是县城与周边县域共同集成的产物,县域是支撑和壮大县城发展的核心腹地。以县城为载体的城镇化,要结合县域主体功能的空间格局,区分城市化地区、农产品主产区、重点生态功能区三类主体功能区,优化统筹经济发展、粮食安全和环境保护,形成以县城为核心、县域一体化、主体功能均衡发展的城镇化发展格局。

我国地域广大,县城所处的区域环境分异严重、发展阶段差距巨大。因此,分类引导县城发展方向是具有中国特色、符合实际的发展道路。

一是创新引领型发展之路。这条路适合我国目前发展水平最高的一些县城,例如全国百强县、优化开发区域县城、大中城市周边县城等。这类县城经济要素吸引力强、人口聚焦度高,具有较好的经济社会发展基础。对此,要全面提升县城实力,壮大优势、创新发展,进而提升综合城市功能,将其打造成跨越县域经济服务区范围、引领带动周边地区高质量城市化的区域中心城市。

二是品牌创建型发展之路。这条路适合具备一定产业与经济基础的县城。这类县城基础较好,县域中心地位稳固,能够主导县域经济发展,具有专业功能且专业化程度比较高。对此,可围绕县城主导产业和专业功能,增强县城产业支撑能力,提升产业平台功能以及县城在区域城镇体系中经济发展价值链、产业链、供给链的贡献度,加快完善县城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增强县城综合防灾减灾能力,提升其对周边县域经济社会的影响力和交往能力。

三是优势特色型发展之路。这条路适合某方面或某些方面的发展条件具有突出优势特点的县城。这类县城或处于特定的地理空间,或具有特殊的资源类型,或拥有特色鲜明文化符号,或拥有特定的发展机遇。对此,应加强以职业技能培训和人才培养为重点的公共服务体系建设,健全商贸流通网络,畅通对外连接通道,发挥优势特色,提高区域外向度,增强县城的区域交往和合作能力,巩固县域腹地,拓展外向经济腹地,逐步实现县域综合竞争力的全面提升。

四是发育成长型发展之路。适合这条路的县城约处于全国县城综合实力后三分之一,人口分布分散、经济集聚度低、县域相对独立、县域周边缺少较高水平中心城市、生态保护空间范围大、经济发展条件较差。这类县城要寻找经济发展的增长点,重点培育增强县城及县域的经济实力,保障基本公共服务功能的全覆盖,探索“一业一品”的重点产业发展,推进县城与县域乡村振兴的有效衔接。

聚是一团火,散为满天星。以县城为载体的城镇化建设,是以县城为核心的县域全面发展,最终形成的是各具特色、富有活力、宜居宜业的现代化县城。这既是对“郡县治天下安”的传统治国理念的实践,更夯实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建设的坚实基础。

孟延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城市更新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区域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从事“城市治理”“城市更新”“区域发展与政策”等方向的教学与科研工作。

中国自然资源学会政策研究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市行政区划与区域发展研究会常务理事、北京城市管理学会理事。北京大学理学学士、理学硕士、理学博士,1998年清华大学21世纪发展研究院博士后;2002年美国加州州立大学访问学者;2005年赴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访问研究员;曾赴欧洲、非洲、南美洲、澳大利亚等进行短期学术交流。



网友评论
? Top 摇奖器